P2P混乱江湖 跑路已成常态

2015-10-29 来源:转载

 核心提示:新一波的P2P倒闭潮隐现,本月已有6家网贷平台被爆跑路失联。对于野蛮生长的P2P网贷行业而言,在高速扩容的同时,乱象丛生。P2P的江湖格局依然混沌。新一波的P2P倒闭潮隐现,本月已有6家网贷平台被爆跑...

新一波的P2P倒闭潮隐现,本月已有6家网贷平台被爆跑路失联。对于野蛮生长的P2P网贷行业而言,在高速扩容的同时,乱象丛生。

 

P2P的江湖格局依然混沌。

 

新一波的P2P倒闭潮隐现,本月已有6家网贷平台被爆跑路失联。对于野蛮生长的P2P网贷行业而言,在高速扩容的同时,乱象丛生。截至目前,已经有148个平台出现提现困难、失联、倒闭,数以万计的投资者因此血本无归。对于当前P 2P的乱象和频发的跑路事件,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杜晓山认为,P2P的“三无”———无准入门槛、无运行规则、无监管,导致行业混乱。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创始人黄震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指出,“跑路的平台都是伪P2P平台”。

 

国内很多P 2P平台实际上扮演了“准金融机构”的角色,吸收资金并发掘投资项目。如果P 2P平台再将资金汇集成资金池,用作他途,导致用户资金并没有与用户在平台上的投标动作相匹配,而P 2P平台本身又缺乏专业的风控手段,潜藏着极大风险。不断涌入的创业者、心怀鬼胎的自融者、诈骗嫌疑人,已经被P 2P理财高收益吊高了胃口,不惜铤而走险的投资人,以及在投资者中具有一呼百应的“团长”们在P 2P江湖中各自展现精彩。

 

P2P跑路已成常态

 

又一家平台出事了!上周五,投资恒金贷的投资者发现,注册地位于浙江台州的恒金贷官方网站无法登录,官方Q Q群被解散了。随后投资者进一步了解,这家平台,不仅法人代表苏忠贵“失联”,网站上所有资料都是造假。

 

消息一出,再次引发行业巨大关注,不仅因为这是本月以来第六家跑路的平台,截至目前第148个跑路的平台,更因为这家平台从上线到“失联”仅一天时间———6月27日上午,该平台上线,并举行开业3天的秒表活动,吸引了大量的秒客参加。但任何人都没有预料的是,下午老板就失联,秒客们集体踩雷,他们中不乏此前已经在其他平台中过招的投资者。而恒金贷也刷新了网贷跑路速度的新纪录。

 

昨日,南都记者在恒金贷投资者维权群上看到,身处全国各地的投资者互相倾诉自己的惨痛遭遇。“失联”和“提现困难”几乎是大多数P2P平台投资者悲剧的开始。“突然间公司网站就打不开了,紧接着发现法人找不到。”北京投资者黄女士是本月刚刚跑路的平台网金宝的投资者人,其将自己省吃俭用省下的25万元投在网金宝上,6月4日,黄女士突然发现“网金宝”的网站打不开了,“网金宝”的客服热线一直没有接通、“网金宝”的Q Q客服显示不在线,甚至换了名字。黄女士意识到自己遭遇了传说中的P2P跑路。

 

北京的杨女士告诉南都记者,她在科讯网的噩梦开始于6月9日,那天早上她发现,科讯网打不开,自己投进去的50多万元全部打水漂。“这些钱,孩子读大学等着用。”杨女士在电话里哭泣着告诉南都记者,至今她都不敢把事情告诉老公。

 

“P2P跑路已经成为一种常态。”深圳网贷平台人人聚财CEO许建文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

 

根据网贷之家的统计,截至目前已有148个平台出现提现困难、跑路、倒闭等问题,从时间看,主要从去年10月份开始集中爆发,其中,去年倒闭了77家平台,套牢投资者资金超过15亿元,而今年,截至目前已有55家平台出现问题,涉及金额已超过6亿元。据南都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广东已有多达19家平台出现问题,占总数的37%,其次是浙江、上海、江苏。

 

投资者维权困难

 

倒闭的P2P平台让原本在每个平台中摆在最显眼位置的“保本保息”成为空谈,投资者血本无归,正酿就着一个又一个家庭悲剧。今年4月25日凌晨,51岁的李女士从北京朝阳区松榆西里一栋居民楼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引发这场悲剧的正是P2P平台中欧温顿引发的。

 

今年2月下旬,中欧温顿被曝北京分公司负责人李晓涌“消失”,受此影响,2000多名投资者资金无法赎回。“总涉及金额超过5亿元。”同样投资中欧温顿的北京投资者彭先生告诉南都记者,过去3个多月,彭先生和中欧温顿的2000多名投资者通过各种方式,包括自费请私人侦探调查资金流向、犯罪证据等,但他们发现,目前大部分资金已流向海外,投资者要找回资金的可能性非常小了。

 

据悉,目前出事的平台尽管投资者仍在苦苦寻找法律的解决途径,不过维权之路充满艰辛。对于P2P跑路的定性,大成律师事务所肖飒对南都记者表示,如果平台因自融等跑路,或因资产不能覆盖债务跑路,有可能被判集资诈骗罪;如果平台担保公司支付不起,或者因坏账率过高支付不起,判决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可能性大。

 

作为P2P网贷跑路第一案,优易网案最终的审理情况,势必对行业产生很大影响。肖飒认为,从2012年案发一直持续到现在,如果判下来,或许会成为后续案件审理的标杆。

 

P2P角色被异化

 

“下半年肯定还会迎来新的一波倒闭潮。”一家北京P2P平台CEO告诉南都记者,去年的倒闭潮是在10月份开始的,因为越到年底资金面越紧张,往往就是P2P出问题的高峰期。

 

面对频频发生的P2P跑路事件,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创始人黄震对南都记者表示,“跑路的平台都是伪P2P平台。”黄震表示,P2P平台最大的特点是第三方平台,提供的是信息中介功能,而不应该是资金归集的资金池,更不能动用客户的资金非法吸存,也不能直接放贷。但从目前出事的P2P看,几乎都涉及资金池和非法吸存,属于伪平台。

 

黄震的观点得到很多业内人士的共鸣。在国外,P2P平台只是撮合投资者和借贷人的信息平台,只收取中介费。

 

然而在进入中国后,P2P却被异化了。“国内很多P2P平台实际上扮演了‘准金融机构’的角色,吸收资金并发掘投资项目。”北京一位P2P平台CEO告诉南都记者,P2P平台将资金汇集成资金池,用作他途,导致用户资金并没有与用户在平台上的投标动作相匹配,而P2P平台本身又缺乏专业的风控手段,潜藏着极大风险。

 

广州P2P平台PPm oney理财平台总经理胡新对南都记者称,出事的平台主要因为存在两大风险:一是道德风险,二是技术风险。所谓道德风险是,由于通过互联网可以募集到大量资金,在部分有意进行非法集资、诈骗等人的手里,P2P演化成为圈钱工具,不少人怀着捞一把走人的想法设立P2P,还有部分因为本身实业经营资金流紧张的企业,通过设立P2P平台获得资金。此外,作为互联网金融的主要代表P2P,在运营上实际并不容易,很多平台由于技术或者风控问题最终倒闭。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均指出,过去倒闭的数十家P2P公司主要有三类:一是纯诈骗公司,二是自融平台,三是经营不善的平台。

 

跑路平台三宗罪

 

1诈骗

 

哄一批人,捞一笔钱,拍拍屁股走人

 

上周三下午,南都记者来到北京通州区隆孚国际金融中心506室,这里原本是网贷平台融信宝的总部所在地。透过大门,南都记者看到,办公室区井井有条,门口的宣告栏上整齐地摆满宣传资料。尽管一切看上去似乎风平浪静,但这家公司已经以法定代表人穆海南突然“失联”的方式宣布跑路。

 

“每天都有投资者来问,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老板肯定不回来了。”在融信宝外,一位物业管理人员劝装扮成投资者的南都记者:“不要再来了。”而透过融信宝维权投资者Q Q群,南都记者发现,投资者人数大概有600人,损失金额大约8000万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起刚刚发生的跑路案件,正是利用P2P进行诈骗的典型案例,这样的平台具有共同特点——— 哄一批人,捞一笔钱,删掉网站,拍拍屁股走人。

 

“所以基本上出事特别快,拿到钱就走人了。”网贷之家创始人兼CM O、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副会长朱明春对南都记者表示。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指出,这类平台一般以“高息”、“短期标”吸引投资者,发布大量假标,吸收资金后便卷款“跑路”,表现为平台突然无法登录或是负责人消失等。

 

2自融

 

狡兔三窟——— 一个老板,多个平台

 

所谓P2P平台自融,指的是有资金需求的人,自己设立一家或多家P2P网贷平台,为自己或相关企业进行融资“输血”,资金并没有流向真实的借款人。

 

今年上半年出现问题的中宝投资就是其中的典型。中宝投资的法人代表周辉对外宣称,中宝投资是从事民间网络借贷的P2P平台,吸引投资人创建账户并充值,随后其利用40多个虚假会员账户频繁发布虚构的借贷协议,以高息吸引投资。

 

经调查发现,平台上发布的项目90%以上都是周辉虚构的。周辉将中宝投资作为自己的融资平台,投资者资金全部进入他的个人银行账户,用于运作他的珠宝生意,涉及金额高达3亿元。

 

除了中宝投资,部分企业嫌一个平台来钱太慢,甚至会建立多个平台,方便“多点撒网”来聚拢资金。业内人士提示,这类平台的特点集中表现是:高息短期,贷款人不多,但单个贷款人的贷款金额却非常高。自融平台在操作上直接触犯了银监会所划定的四条红线之一——— 不得非法吸收公众资金。

 

3资金池模式

 

庞氏骗局的开端

 

说到出事的P2P不得不提到一个词:资金池。“出事的几乎全是资金池模式。”许建文表示。

 

朱明春透露,70%—80%的P2P平台采取了这种运营方式。许建文表示,贷款人的需求一般是12个月以上,但是大多数投资人则从风险角度更愿意投资期限较短的平台,因此,平台在聚集资金后,通过短存长贷的方式拆标进行资金错配。

 

资金池模式往往酝酿着巨大的流动性风险。上海陆家嘴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市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计葵生近日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强调,目前P2P大部分倒闭的理由不是信用风险,而是流动性的风险。而其根源正是很多平台进行资金的期限错配,通过短存长贷的方式赚取更多差价。一旦后续投资人投入的资金少于流出资金,就会导致资金链断裂。

 

对于资金池模式,一位对P2P进行深入研究的广州小额贷款公司高管对南都记者表示,实际上,部分平台并非一开始就选择了资金池模式,而是最终逼于无奈。在目前平台都进行保息保障的情况下,当不良情况超出平台资金所能覆盖的情况下,不少平台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采取资金池的方式,借用新资金应付到期项目,从而进入庞氏骗局,一旦流入资金少于流出资金,平台游戏也就结束。

 

乱象根源

 

无门槛、无监管、无运行规则

 

5万元即可成立一家P2P

 

对于当前P2P乱象和频发的跑路事件,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杜晓山认为,P2P“三无”———无准入门槛、无运行规则、无监管,导致行业混乱。在他看来,P2P注册门槛低,却可撬动大量资金,杠杆率非常高,非常容易出问题。

 

由于目前P2P行业实行无牌照管理,且在工商登记中尚未有P2P的专门类别,因此市面上到底有多少家P2P平台说法不一。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初,中国共有P2P平台1275家,其中2014年前5个月共上线220家。而据来自零壹财经6月19日发布的《中国P2P借贷服务行业白皮书(2014)》(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截至2013年底,全国各类线上P2P借贷平台数量接近700家,年度交易额约为1100亿元,较之2012年的100亿元增长10倍。

 

地标金融CE O刘侠风对南都记者表示,从业以来,他对于P 2P行业最大的感慨分别是“乱”、“热”。“每天都有人进入这个行业,行业快速发展,我们就像站在风口处。”刘侠风形容。“开完一个互联网金融的论坛,我就听到有三个土豪在那里讨论,回去也去开一家P 2P平台。”投哪网CEO吴显勇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行业每天都有进入者,很多人甚至还没搞清楚什么是P2P就进来了。

 

对于蜂拥而入的创业者,许建文认为,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因素。一是长期以来小微金融市场缺口非常大,资金需求旺盛催生了行业供给。其次,长期的金融管制,令小微信贷回报相对较高,吸引着逐利资金入场。

 

通过资金池的模式,P2P平台可以获得极高的利差。一家P2P平台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广深一线城市无抵押贷款年化利息高达40%—60%,而资金供需更加紧张的内陆地区,年化利息更高,而平台若给投资者15%的投资回报,即可轻易获得25%以上的利差。部分扣除各项成本后,利差可高达15%以上。

 

同时,高速扩张的P2P产业催生了完整的产业配套,令进入P2P的门槛越来越低。许建文向南都记者透露,目前有专门的公司可以直接帮平台搭建IT系统,还有专门的推广团队。几乎一切都可以实现外包。深圳一家P2P平台老总向南都记者称,在做自己平台的同时,还让技术团队组成一个技术公司,专门对外接单帮助新建的平台。

 

南都记者通过淘宝搜索发现,可以在淘宝上获得搭建网贷平台的源代码,而这类源代码最低售价甚至只有几十块钱。“再花几千块钱就可以在工商部门注册一个平台,就可以开业。”上述深圳平台负责人透露,5万元就足以设立一家P2P平台进行敛财。

 

高坏账、高成本拖垮P2P

 

不过,无门槛、无监管的P2P平台要运作起来并非那么容易,稍有不慎就有风险。

 

“不少真想做好平台的创业者盲目乐观,低估了做好一个平台所需要的技术。”许建文表示,而运营不当正是导致P2P经营风险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许建文表示,对于P2P的运营者而言,首先要面对高成本的IT和人力资源投入。此外,作为互联网企业,P2P的营销成本亦不低。为了吸引人气,P2P平台均需要通过大量的营销投入来引流量。深圳另一家平台负责人对南都记者透露,该平台投入营销的资金不低于10万元,每天人均客户约50~60元/位,但据其了解,这样的投入在业内并不算最高,有些平台人均客户约100多元/位。

 

除了要应付不断烧钱的运营外,做小微金融生意,不断攀升的呆账是承担保本保息的中国式P2P平台需要面临的最大运营风险。在近日举行的金交会论坛上,计葵生在作主题演讲时提示信用贷款的不良情况。他说,在中国内地市场做无抵押贷款,即使尽调充分,一两年后的呆账率可能是7%至8%,前提是该机构的风险管理得非常好,否则呆账率将高达15%到20%。

 

成立时间较长,且以“本金垫付”开创平台担保模式的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此前对南都记者透露,其小微贷款的坏账率曾高达7%。

 

“如果平台的利差无法覆盖不良,当资金断裂时,平台就会出现流动性风险。”有平台负责人在接受南都采访时进一步指出,过去一年P2P平台高速发展,而未来一段时间,不少平台的募集资金陆续到期,不良将进一步释放,平台运营信用风险加剧,这或将成为下一波P2P倒闭的主要诱因。

 

P2P江湖掠影

 

上瘾的投资人 借钱做投资

 

在P2P这个高速扩容的行业中,除了不断涌入的创业者、心怀鬼胎的自融者、诈骗嫌疑人外,已经被P2P理财高收益吊高了胃口,不惜铤而走险的投资人,以及在投资者中具有一呼百应的“团长”也构筑了这个江湖的一部分。而从另一个侧面上看,投资者的不理性,团长们的推波助澜也正是这场P2P倒闭潮中不可忽略的一股力量。

 

P2P平台频频出事导致投资者收益受损,涉及面广,影响也大。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行业发展初期,乱象丛生导致投资者损失外,不少投资者中招还因为自己的不理性。

 

“自从投资了P2P我已经看不上其他的任何理财产品。”广州投资者蔡旸告诉南都记者,尽管他知道P2P平台出事很多,但是自己仍欲罢不能,“确实很难找到比P2P收益更高的理财产品。”蔡旸形容,自己就像上瘾一样,他有时候也担心会不会一睁眼资金就血本无归,但更多的时候他心存侥幸。

 

“一些投资者的资金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而是借资金来投资P2P,赚取利差。”一位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部分投资者以年化12%的利息向周边的亲友借入资金,投资收益率超过18%以上的标的,以获取利差。“收益率高,意味着风险高,而这类投资者事实上并不具备这样的风险承受能力。”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一呼百应的团长 绑架新平台

 

在P2P的江湖中,“组团投资”是不可忽视的一种现象,也被看作倒闭潮的一个推手。组团投资,即是由一位有影响力的投资者担任团长,聚拢一批投资者,资金量约在几千万到亿元规模不等。组团投资的“好处”是,在年化收益率的基础上,还可以获得额外的收益,这部分收益由团长和平台方进行谈判。“如平台给出20%的收益,团长带领资金来了之后就要求能够拿到22%。”一家P2P平台老总对南都记者表示,“组团投资”由于资金规模大,为一些新平台所喜欢,这些平台倾向于减少推广成本,让利组团资金制造人气及在短时间内获得资金。而能够一呼百应的团长大多是圈内的网贷名人。

 

南都记者发现,圈内比较有名的“团”包括有包子团、有情团、布丁团、咳咳团等。不过,在这轮倒闭潮中,投资团未能幸免。去年10月,包子团、布丁团、咳咳团的资金在保险贷、力合创投、华强财富、乐网贷、珏泰财富等P2P平台中被套。

 

“这么大的资金量在平台里面进进出出,对倒闭潮有一定的助推作用。而倒闭潮又加剧更多投资者恐慌,引发更多的平台倒闭。”上述投资者说。

 

上述平台负责人对南都记者表示,实际上,对于投资者而言,这种方式伤害也非常大。“一些团会因为平台依赖而不断要求提高收益率,甚至在谈不妥的情况下,大量抽离资金。”上述负责人表示,慢慢地,平台发现从组团投资获得资金的方式无异于饮鸩止渴,也减少了对这种方式的选择。

 

监管透风

 

P2P或将实行持牌经营

 

不断出事的P2P倒闭事件,正在令其引来更多的监管关注。在此之前,央行等监管部门多次通过喊话对P2P行业划出了四条边界:一是要明确平台的中介性质,二是要明确平台本身不得提供担保,三是不得将归集资金搞资金池,四是不得非法吸收公众资金。

 

 

近期从监管高层也透出了新的监管风向。据悉,在P2P监管已明确由银监会负责后,银监会创新监管主任王岩岫日前明确指出:“一行三会正在积极制定准备互联网金融的相关法律法规,今后都要进行相应的规范。现在有这些法规的,要遵守,没有的也要遵守类似的法规。线上线下业务要保持一致,互联网金融要有明确的业务界限和边界,不是互联网金融就什么都可以做。”6月21日,银监会法规部副主任王科进公开表示,互联网金融存在特殊的风险,以P2P平台为例,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的风险,他认为,投资者的投资实际上是基于对平台的信任,他认为P2P平台应该引入牌照管理。

 

除此以外,南都记者从业内获悉,针对问题平台,相关部门已经从此前的出事后受理渐变为主动介入。根据知情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与以往平台跑路出事不同,浙江有超过10家平台因为涉嫌利用P2P网贷平台进行非法集资犯罪活动,而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除了影响较大的衢州“中宝投资”外,宁波“阿拉贷”、湖州“家家贷”和绍兴的“力合创投”等都位列其中。这类P2P网贷平台进行非法集资犯罪的手法基本相似。

 


<

声明: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文内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点融网立场。网贷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最新活动